ICARUS 启航

采访 ICARUS 发起者兼德国拉多尔夫采尔马普动物行为研究所所长 Martin Wikelski 博士

Martin Wikelski 博士

“作为科学家,取得令人兴奋的新发现才有意义。在 ICARUS 取得重大技术成功后,我们立即开始与俄罗斯和国际合作伙伴合作,为全世界的动物配备发射机并部署 ICARUS 标签。每一天都非常重要。”

Martin Wikelski 博士

从太空中追踪动物是您 20 年来一直追求的梦想。和一般的太空项目一样,您在 ICARUS 项目马拉松中历经磨难,终于成功开始研究。您现在是已经抵达终点并感到非常满意,还是仍然干劲十足,准备继续投身于项目之中?

作为科学家,取得令人兴奋的新发现才有意义。在 ICARUS 取得重大技术成功后,我们立即开始与俄罗斯和国际合作伙伴合作,为全世界的动物配备发射机并部署 ICARUS 标签。每一天都非常重要。

系统符合您的预期吗?

ICARUS 系统比预想的要更加出色,我们非常高兴。不过,我们也发现了一些创新和改进空间。

国际研究人员对这个项目的反响如何?他们的项目需要大量的动物发射机吗?

我们收到了大量的合作请求。目前,我们并没有宣传发射机,都是研究人员的口口相传。我们已经订购了下一代发射机,尽管全球电子元件短缺,但我们希望能够快速完成生产。

随着 ICARUS 系统的出现,可能会涌现出大量创意,而这些想法以前可能因为缺乏可行性而显得匪夷所思。您如何评价研究提案的质量?

我们每天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子邮件,向我们阐述各种新鲜想法。老实说,尽管我们很高兴能收到大量的新颖想法,但对这些请求有些不知所措。这些请求和提案让我们清楚地知道,这个项目带来的创新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尽快实施开放技术方法(即 OEM 方法),以便全世界的实验人员和科学家都能使用这项技术。仅靠我们,根本无法实施这些独特、创新的研究提案。

哪些人可以获得动物发射机?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吗?

很遗憾,由于我们只能制造数千个发射机,因此数量仍然有限。我们组建了一个小规模的科学委员会来选择最有趣的研究话题,然后与提议者合作。未来,系统会更加开放。不过,我们仍然希望知道研究人员将为哪些动物配备发射机,以及他们的研究问题。研究人员通过“Movebank”全球数据库共享发射机数据。研究人员可以通过数据库获取元数据,了解有关部署位置和目的的详细信息,而这对于科学研究至关重要。

投入使用的标签数量是否有限制?当前的系统限制是多少?

我们大约提供 1500 万个唯一的标签 ID,目前基本上没有数量限制。1500 万个标签 ID 也可以逐渐扩展,可用 ID 数量将增至三倍。我们还可以对全球区域进行划分,进一步将可用 ID 数量增至五倍。可用 ID 数量超过 2 亿,可以支撑相当长时间的研究。但是,单个天线只能同时解密大约 120 个标签。这意味着不支持大规模聚集标签。

MPIAB 未来计划开展哪些项目?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将地面物联网(例如通过 SigFox)与空间物联网 (ICARUS) 集成。未来,标签将始终首先寻求地面通信,只有当地面通信不可行时才会转为卫星通信。这种通信组合可以提供实时数据和同步全球通信。我们还迫切需要可用于哺乳动物的耳标,例如其他天线类型。我们计划在迁徙动物保护、全球疾病传播预测、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等领域开展科学项目。

到目前为止,您是否获得了一些只有 ICARUS 才能提供的惊人洞见?

我们以前并不知道杜鹃鸟会从俄罗斯库页岛途径日本飞往巴布亚新几内亚过冬。我们发现棕塍鹬能在 7 天内从智利南部直飞德克萨斯州。我们还了解到非洲大陆上的鸟类迁徙行为。事实上,每天都有令人惊奇的新见解。

野生动物一般都配备了发射机,而这些动物非常难以捕捉。追踪和捕捉动物是一种冒险。您能举一些例子吗?

我们的一名前博士生(现在是国家生态研究所负责人)在不丹设计了特殊设备来捕捉不同的鸟类。在赞比亚,我们在大树之间布置高网,并在凌晨 2 点左右捕捉果蝠。我们在南非从直升机上麻醉犀牛,以便为它们治疗枪伤并附上 ICARUS 耳标。这些事情可能听起来很疯狂,但正是我们作为生物学家的意义所在。

您预计这个项目未来将发展如何?

我们希望 ICARUS 将成为地对空物联网的全球标准。数据将说明一切。当然,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在轨接收机,需要在多颗卫星上部署 ICARUS。我们需要为鸣禽、蝙蝠和飞蝗等大型昆虫配备更加小型的标签。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开发并充分利用 ICARUS 技术,这一切都将切实可行。我们希望建立“动物联网”,构建世界上最智能的传感器网络。

返回“ICARUS 启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