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与施瓦茨广播电视与媒体工作故事

员工故事

好莱坞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开发人员助力制作一流电影

我们的汉诺威团队开发出被视为影视业终极必备工具的母带处理工作站,是好莱坞和许多视频流服务提供商的重要合作伙伴。

认识这支团队,了解他们的一些开发想法。电影和电视剧充满魔力。作为观众的我们会完全沉浸其中,彻底忘记周遭正在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什么如此吸引我们呢?首先,必须要有合适的脚本、演员和表演。剪辑和音效同样重要。后期制作则需要完成最后的收尾工作。

广播电视与媒体后期制作

紧要关头,力挽狂澜

即使是顶级制作团队,也时常会出现延期。但是,即使拍摄或剪辑超过预期时间,也不能简单地推迟首映日期。这时,后期制作就必须施以援手了。在《霍比特人》的幕后花絮中,你可以看到,就在即将举行全球首映的前几个小时,彼得·杰克逊和工作人员仍在处理影片的音效。最终,影片音效得以完成以顺利举行首映,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 R&S®CLIPSTER 母带处理工作站。Mike Coenen 是这款产品的开发人员之一,并表示:“如果 R&S®CLIPSTER 不支持杜比全景声 (Dolby Atmos),如果渲染过慢或者工作站不可靠,那么《霍比特人》全球首映可能就只能采用之前的混音版音效。全球首映版完成了最终的全景声混合和高帧率 3D 处理,这是最好的交付成果。”

广播电视与媒体版本控制和母带处理

塑造影视剧的未来发展

回想一下,数字化已经彻底改变了影视业。数字影片已经取代了模拟影片,影像和音频剪辑更加灵活,影视胶片和发行拷贝成为历史,即使在全球范围内发送数据也只需数秒。R&S®CLIPSTER 团队推动了这种变革。开发人员 Jeremi Horst 称:“我们在数字电影倡导组织 (DCI) 的成立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通过技术转型使用 R&S®CLIPSTER,以使后期制作的工作流程能够满足客户需求。”就在不久之前,流畅的影像和立体声便已是终极体验,但是现在,影视市场要求实现超高清 (UHD) 画质和 3D 音频、多语言版本以及最短加载时间。Jeremi Horst 与同事开发的 R&S®CLIPSTER 工作站不仅满足这些要求,甚至还具有更多优点:快速、始终如一的版本控制和母带处理。这可能是这款产品被用于制作大多数好莱坞影视剧的原因。

罗德与施瓦茨广播电视与媒体标准格式

唯一标准,一种格式

数字化的缺点之一在于音频、视频和数据格式以及分辨率和色彩体系繁杂而混乱。影片格式愈加多样而不可掌控,为了管理这种问题和制定数字电影标准,美国电影电视工程师协会 (SMPTE) 规定了数字电影包 (DCP) 标准格式,涵盖影片的所有媒体和版本组件。Jeremi Horst 和 Mike Coenen 领导的团队与 SMPTE 紧密合作。他们开发出的工作站已成为 DCP 标准。

幕后冠军

视频流日趋重要

视频流行业正变得越来越重要。与国际知名的工作室一样,视频流服务也使用不同的影视剧母带处理和版本控制格式,即同样由 SMPTE 开发的可交互母带格式 (IMF)。汉诺威团队也合作参与了此标准化流程,他们开发出的 R&S®CLIPSTER 成为生成 IMF 数据包的常用解决方案。

Netflix 是最早使用 IMF 的公司之一。R&S®CLIPSTER 获得 Netflix 认可,并被推荐给流媒体服务行业的内容提供商以用作首选母带处理工作站。由于许多其他提供动画、卡通和获奖影片的国际流媒体服务提供商也依赖于 IMF,因此汉诺威团队的这项开发项目成果影响了数亿名用户。

罗德与施瓦茨广播电视与媒体先锋

自伊始起,为先锋者

得益于 R&S®CLIPSTER,虽然 4K 超高清图像分辨率在 2010 年首次流行起来,但在 2005 年便已成为现实。秉承这种开拓精神,开发团队将继续迈向未来。正如产品经理 Erik Dobberkau 所述,他们专注于特定领域:“我们会通过手动和自动方式彻底测试技术,以全面了解客户想法。我们会向有特殊需求的客户提供测试版软件。这样,他们能在我们完成所有工作并发布产品之前测试新功能。”客户一直会选择开创性方法。Mike Coenen 补充道:“同步管理产品和项目对我们的工作方式提出了严格要求。因此,我们必须在一开始就实施敏捷软件开发。现在,这是理所当然之事,但在当时却是非常新颖。那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敏捷软件开发宣言,但我们的工作却与其完全一致。”

专家资料

Erik Dobberkau
Erik Dobberkau,产品经理

我是负责 R&S®CLIPSTER 的产品经理。多年来,我们一直努力开发这款解决方案,在快速创新与卓越质量方面实现了技术平衡。研发用户需要灵活的产品以便能够自如地进行试验,而生产用户则希望产品能够完全值得信赖。我们试图实现这种平衡,大多数情况下也都取得了成功。

Thomas Sicken
Thomas Sicken,高级软件工程师

我是一名高级软件工程师。R&S®CLIPSTER 最大的开发挑战之一在于使用此工作站的动态环境。在很多情况下,工作流程并没有明确定义,但却相当严格、一仍旧贯。尽管应该使用高帧率和高动态范围 (HDR) 等新技术,但相关流程基本上只能通过 R&S®CLIPSTER 转化成高效的工作流程。

Mike Coenen
Mike Coenen,开发工程师

成为国际电影行业的一名开发人员,让我实现了童年梦想。在制作一部重要大片时,制作人希望借助 R&S®CLIPSTER 实现立体序列的自动色彩校正。这份工作落到了我的头上,并要求我在十天内完成。我告诉他们,我是色盲。

他们的答复仍未改变,对我的信任丝毫未减,还是要求我在十天内完成。幸亏我有数字电影制作方面的经验,并积累了一些推断统计学知识,最终完成了这个任务。所以说,这部电影中部分经过处理的序列是一名色盲人员的作品。

Jeremi Horst
Jeremi Horst,基于文件的媒体解决方案研发总监

作为基于文件的媒体解决方案研发总监,我特别感谢汉诺威团队的友好协作。我们拥有一支积极进取的团队,全力研发优质产品。直接客户利益始终是我们的工作重心。《霍比特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全球上映的首部高帧率电影。我们既能够符合 DCI 规范的数据率要求,也能满足客户的压缩质量要求。

相关链接